湖南大学生网 首页 学习 大学村官 村官风采 查看内容

湖南湘潭市首批大学生村官挥洒青春成就梦想

2011-4-27 21:03| 发布者: 伽奇·胡| 查看: 691| 评论: 0

2008年8月,湘潭首批大学生“村官”通过考试被充实到基层。正值青春年华的他们,从此走进田间地头,走进农家小院,走进农民的生活。三年聘期,从最初“骑马找马”的构想到如今“策马扬鞭”的愿望,他们几乎众口一词地说出:“真正改变的不是生活而是思想,是对人生价值的取向,是对未来方向的把握。”

  “既然把青春安放在乡村,就要把汗水挥洒在田野,把致富的希望留在村庄。”湖南师范大学2008级大学生村官吴秀全说。

  这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这是一场青春与田野的对话。

  “我们走在大路上”

  毕业于长春理工大学应用物理学专业的曹杰在大一时就协助导师完成了纳米发光材料的研究工作。2008年,曹杰由导师推荐,进入昆山一家外资企业任研发部工程师,半年后,他放弃高薪回乡创业,成为湘潭第一批大学生村官。

  从经济发展的前沿城市昆山回到中部地区湘潭,从高科技企业来到农村,曹杰的选择让很多人匪夷所思。但是,他对于自己的选择却很坚定,“第一,这是一种思乡情结在起作用。第二,我相信农村的舞台更宽阔,我喜欢挑战,在农村创业是我的梦想。”

  吴秀全的经历和曹杰有点类似。2008年,他从湖南师范大学医药专业毕业后,曾在浏阳一家医药公司任药品检验员。通过湘潭第一批大学生“村官”公开选聘,他回到家乡湘乡市泉塘镇繁育村担任村支书助理。

  “我回农村,父亲是极力反对的。他说:‘我当了一辈子农民,培养了你,你又回来当农民。’”吴秀全告诉父亲,城里需要大学生,农村更需要大学生。

  跟他们有所不同的是肖琴,她是一个女大学生,一个长沙姑娘。2008年,从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毕业后,成为湘潭第一批大学生“村官”,她也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女“村官”之一。

  “村官”李文为了负担绝症母亲高昂的化疗费,在大学期间就尝试着创业。他的人生目标很明确:“从乡村来,到乡村去,致富农村,让更多的农民不会因病返贫。”《我们走在大路上》,这是吴秀全最喜欢哼唱的一首歌曲,他说,这首歌总能让他激情澎湃,憧憬未来。也许正是怀揣着青春的梦想,他们来了,来与田野对话,来跟村庄对歌。

  “他们来了”

  大学生“村官”要来,这让湘潭县中路铺镇柳桥村村支书曹铁光十分欣喜。柳桥村地处潭衡边界,这里出了不少大学生,可是没有人愿意回乡创业。肖琴是村里迎来的第一个大学生。

  来到柳桥村,肖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远程教育网开通,组织村民参加远程教育培训。

  柳桥村并不是穷乡僻壤,但是跟生活在大城市的人比起来,这里的人们缺乏精神娱乐,更别提孩子们的艺术培训了,这让肖琴十分感慨。随后,她在村里创建了一支腰鼓队,并联系湘潭县音乐舞蹈家协会,在柳桥村开办了第一个少儿艺术培训点。

  “现在我们村或是邻村办红白喜事都会叫上腰鼓队。”肖琴说,有一次,下着雨去做文艺宣传,他们整整走了7里路,她累得不行,村里一位大姐鼓励她说:“小肖,加油。要不是你,我现在还在牌桌上哩,我觉得现在更充实、更愉快。”

  少儿艺术培训也让肖琴颇感自豪,虽然几经波折。现在,每逢周末,湘潭几所大学的老师、同学就会来镇上免费教孩子们学钢琴、学舞蹈,村里几乎每个孩子都学了一门特长。

  大学生成拓,为韶山乡石忠村带来的是发展的机遇与便利。2008年,来到石忠村的成拓凭借自己的篮球特长,组建了一支业余篮球队。在业余篮球队里,他结识了许多球友,市发改委的、市财政局的、市工商局的、市税务局的……

  石忠村位于韶山高速公路两厢,由于土地和房屋大量被征收,近千村民成为了失地农民。在和球友们的交谈中,一个创业梦想、一个石忠村的发展规划在成拓心中渐渐定型。这里区位优势好,发展近郊休闲农业和绿色果蔬种植得天独厚。成拓通过调研,组织村民成立了韶山市绿色果蔬种植专业合作社,制定了绿色果蔬种植基地项目书,随后,又通过广泛的人脉争取多方支持。2010年9月,由石忠村发起的韶山绿色果蔬种植基地破土动工。如今,这个种植基地解决了村里100多人的就业问题,带动了30多户村民自主创业。

  “初来乍到似乎有些高原反应”

  从大城市到农村,从大学生到“村官”,一路走向田野,梦想与现实的差距曾让这一群80后的孩子很不适应。肖琴在大学期间曾去西藏旅游,她说:“最初的不适应就像高原反应一样,猛地透不过气来。”

  肖琴当“村官”遇到的第一件难事就是劝二胎的孕妇流产。“孩子都7个月了,我觉得挺残忍的。但是没办法,这是我的工作。”肖琴说。她苦口婆心地劝了两个多小时,最后一段话打动了这位母亲。她说:“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母亲必须对孩子的人生负责。”

  还有一次,晚上8点多,肖琴接到调解通知,一户村民正与电力公司职工发生冲突。她赶到这户村民家,事件的原委让她十分震惊。几年前,这家的男主人去世了,剩下孤儿寡母艰难度日。差不多6年时间,这户人家的电费只有180元,但累积欠费80元。正因为这样,电力公司职工将他们家的电线剪断了。肖琴从钱包里掏出100元帮她把电费补上,再让电力公司职工把电线接上。离开的时候,她用手抹了一把湿湿凉凉的脸,这一次,她哭了。

  最初,让曹杰感到不适应的是夜幕下深深的孤独感。“农村人习惯早睡,晚上8点不到,大家就关门闭户了。每到这个时候,陪伴我的除了从学校搬来的一沓书,就是一台笔记本电脑。”曹杰说。后来,一件小事让他这段闲暇的时间也忙碌起来。一次查阅档案材料,曹杰发现村里20多年前的档案都还保存着,但是很零散。于是,他利用晚上的时间试着将档案进行分类整理,并向市档案局申请了500元经费,建立了西山村档案室。授牌的当天,市档案局的领导告诉他,这是栗山镇第一家村级档案室。

  “在感动与被感动中成长”

  “每个月1700元的工作补贴基本上不用动,除了房子、床、被子、风扇、脸盆等生活必须品已经备好外,县里还给他们每个人准备了500多元的日常生活用品。”李文说,每次下户,村民们还热情留吃饭,让他觉得很温暖。

  “村官”胡兰芝刚到湘潭县白石镇尹家村的时候,大家都管她叫“胡助理”。一个月后,“胡助理”就变成了村民口中亲切的“兰妹子”。

  柳桥村五保老人贺菊真称肖琴为“我的闺女”。每逢周末,肖琴都去贺菊真家,陪老人吃饭聊天。老人也总是把最好的给肖琴留着。村主任曹铁光不止一次地感叹:“好多老村干部跟村民的感情都没这么深厚。小肖真不简单呐。”

  “在感动与被感动中成长。”三年的“村官”生涯,肖琴悟出这么一条道理:“我们总在提要培养对人民群众有感情的干部。这个感情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就是不断地跟人民群众打交道,设身处地地理解他们,倾听他们的疾苦。只有你对人民群众有感情,人民群众才会对你有感情。”

  “村官”黄文在每一个工作笔记本的扉页都写下这么一段话:“无论你做什么,都要把百姓放在心中,把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那么你才能站在百姓的角度去思考,才能切切实实地为百姓做好事,谋福利。”他告诉我们,这段话来自他与霞城乡联合村村主任的一次谈心。

  谭家山镇高山村“村官”楚敏在与村民朝夕相处间也悟出“在工作和待人上,我们每个人都要向绵芋学习,向四周伸出援手,用热忱的心结更多的善缘,获得更丰硕的成果。”
 

    “村官”吴秀全的清晨是在鸡叫声中开始的,到湘乡市泉塘镇繁育村担任村支书助理三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物钟”。吃完早餐,吴秀全就推着一车自己种植的蔬菜,到各个市场去推销。一般8点不到,他的菜就会全部卖完,这时候,他便来到村里,开始一天的工作。

  对于大学生“村官”,国家给了“五项优惠”,俗称“五条出路”:一是鼓励留任村干部;二是推荐参加公务员考试;三是扶持自主创业;四是引导另行择业;五是支持继续学习深造。吴秀全曾经在湘潭首批大学生“村官”中进行问卷调查,正在创业或愿意留在农村创业的超过40%。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在一个“新世纪国家战略”背景下,在农村这个特定的成长环境中,他们就向雏鹰一样一次次冲刺飞翔,体味着酸苦,也收获着甘甜。

  “走出乡镇小文书怪圈”

  写写材料、倒倒茶水、搞搞接待,曾是西山村村干部对于大学生“村官”工作的定位,但是曹杰这个“毛孩子”让他们彻底改变了想法。来到西山村后,曹杰先后为村里引进了姚望养殖基地、海龙加工、华鑫农业、空心环保砖厂等6家企业,打破了西山村无企业的僵局。曹杰自己也因此找到了创业方向。去年8月,他承包了村里十多亩山地,发展珍珠鸡特色养殖,并注册了一家公司。仅6个月,公司销售额就超过了50万元。初尝甜头,他把收获的第一桶金投到标准化鸡舍建设,扩养五彩山鸡和生态土鸡苗。在鸡舍的旁边,曹杰还规划了一座十余亩的葡萄种植基地,准备利用鸡粪搞生态种植,既环保又节约成本。

  曹杰给公司取名为“栗之缘”,意寓他与栗山镇的缘分,也表达了他最初创业的愿望。他说:“与村民交流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他们对致富的渴望,我创业正是为了带动村民致富。”他计划在五年内,全村共建水果种植基地500亩,建立特色养殖基地5处,“栗之缘”与100户以上的农户合作,建立起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年销售收入突破三千万元。

  “村官”吴秀全的创业冲动来自于浙商的大棚西瓜种植。“是不是可以利用大棚种植反季蔬菜?”吴秀全在瓜农那里取到经,便带领村民筹资60多万元,流转土地100亩,建立了一个无公害大棚蔬菜种植基地。如今基地已发展种植户25户,解决村里40多人的就业问题。

  去年10月,吴秀全又和湘乡市中石村的大学生“村官”李文合伙创办了湘乡市中鑫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两人抱团创业,如今公司旗下拥有200亩红肉蜜柚种植基地一处、50亩乌梅种植区、300亩梨种植区、50亩冬枣种植区和100亩大棚蔬菜基地、140亩大棚西瓜基地。

  “一定要走出乡镇小文书的怪圈。”曹杰说,当“村官”不仅要能做小文员,会协调各种矛盾,更重要的是,要成为一座连接城市与乡村的桥梁,把先进的理念带到农村,把农民引向富裕。

  “创业,比想象中简单,比想象中艰苦”

  从大学生到“村官”再到“老板”,角色转化间,他们都经历过失败,也都找到了自己“事业冲动期”的突破方向。

  肖琴创业之初选择的是开一间卖湘绣的网店,因为不熟悉经营,她只做成一笔生意,并且赔了100元钱。随后她在镇上开办了星光少儿艺术培训点,又因为所租用的学校周围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出于安全考虑,学校中止了与她的合作。在她心情沮丧之际,村支书曹铁光建议她多关注农村自有的主导产业,并热心地介绍起自己引进的生态养猪办法——利用菌种和刨木屑作垫层,既能解决传统养殖带来的污染问题,又能成为二次猪饲料,希望她能加盟。

   这一举荐让肖琴豁然开朗。和村支书商量后,她积极推广生态养猪法,走访了全镇所有的饲料店,并开始建造菌种培植场,学习发酵床菌种的培植方法,“猪妹”的称呼也这么叫开了。

   去年,肖琴和村两委同志集资成立了五龙山生态农业协会,下设生态养猪合作社、豆角种植合作社、小籽花生合作社等多个项目,她还被大家推举任理事长。

  曹杰在创业途中遇到的第一个绊脚石竟让西山村收获了一家年产值上千万的企业。“栗之缘”最初承包的山头在平整的过程中挖到了原煤,但是经过鉴定,这里的煤达不到开采标准。特色养殖项目就此搁浅吗?曹杰并没有放弃,凭借化学专业之长,他成功地为西山村引来一家空心环保砖厂。“栗之缘”养殖基地则由山顶搬迁至山脚,珍珠鸡照样养成,砖厂也如期点火。

  去年12月,吴秀全的蔬菜基地第一批大白菜上市了,可是缺乏销售渠道,让他很犯愁。吴秀全说,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次骑着三轮车卖白菜的经历。那天下着小雨,他凌晨3点起床,瞪着三轮车瑟瑟发抖。在市场里推销了6个小时,大白菜还剩下大半车。偏巧,他碰上了高中同学,这让他觉得很没面子。如今,吴秀全依旧是每早4点起床送菜,但是已经不愁销路,湘乡市几个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大型企业和中学食堂都定购了他的无公害蔬菜。今年4月底,他种植的大棚西瓜也要上市了,30个大棚,保守估计能赚10万元。

  “创业,比想象中简单,比想象中艰苦。”回想起创办网站和艺术培训点失败时村、镇干部的教诲,肖琴说,那段失败的经历是一笔真正的财富,不仅让自己更珍惜现在,也激发了她的信心和斗志。

  “一路上有你,我们走得更坚定”

  在湘潭首批大学生“村官”中,有志于创业的青年都曾受益于湘潭市委组织部为他们“量身定制”的SIYB培训班。在培训班上,他们结识了抱团创业的伙伴,专家的分析和教诲,也及时帮助他们理清了创办企业的思路。了解到大学生“村官”创业中的种种困难,市委组织部还制定了《湘潭市到村任职高校毕业生管理办法》——每个村官都建立了“3+1”联系方案,即一个县市区领导、一个乡镇干部、一个村干部对口联系一个村官。对于有特别贡献、自己创办企业带领农民致富的,能在“村官”工作职责考核中予以加分,充分调动“村官”创业的积极性。

  肖琴回忆起在创业路程中获得的帮助颇为感慨。她说,推广无污染的生态养猪技术时,需要宽敞干净的菌种培植场。镇政府知情后,将原柱塘公社办公楼腾出来,提供了500多平方米的场地。湘潭市环保局对他们开展的生物发酵菌种研究也给予了支持,指导帮助她们降低了发酵微生物添加剂成本。

  眼见一些“村官”考上选调生或公务员,吴秀全也曾陷入困惑:他应该把握机会考进机关,还是坚持创业?前来考察的湘潭市委组织部干部告诉他:以他目前的创业状况和几年村官的考评,如果想考公务员,会得到一定程度的“优待”。但如果能继续扎实地干好做大眼前的事业,更能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视,赢得更好的发展机遇。

  “一路上有你,我们走得更坚定。”眼看三年聘期到了,曹杰对于未来更加自信:“很多人认为我一定会坚持创业,成为‘大老板’。也许我的初衷就是搞活西山村的经济。再说吧,不管路怎么走,我有绝对的信心能走好。”

  肖琴26岁,她的婚姻问题让大家很牵挂,她却总是一脸调皮地说,在柳桥村找着对象了,她就扎根在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走。”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